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产业经济>正文内容
  • 共享单车被讽沦为换壳游戏:创新停滞 发布会无诚意
  • 2017年05月16日 来源:界面新闻

导读:无桩单车在经历了野蛮生长之后必须进入有序的发展轨道。由于城市地域限制和去平台化的趋势,共享单车也确实是一个很难烧出壁垒的赛场,但是眼看着这个行业也快要变成了换壳游戏,发布会也充斥着无诚意的噱头,选择这个时间点入场的后来者们,真的都想清楚了吗?

图片来源:东方IC

当ofo与摩拜陷入公关恶战之际,另一边,两家明星企业的效仿者正揣着资本入场。它们除了外形与ofo、摩拜相似,胃口也一样大。

七彩单车:一场什么都保密的发布会

5月10日晚,共享单车品牌七彩单车开了一场十分短暂的新车发布会。会上,创始人罗海元宣布七彩单车获得1000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投资方未透露。

罗海元掐着时间讲了15分钟,他说:“我给发布会的时间就是15分钟,很多东西都是商业机密,我们不能讲得太多。”

罗海元告诉记者,七彩单车的A轮正在谈,有意向的投资是2.5亿人民币。“2.5个亿还是不够打赢共享单车这场仗的。”罗海元计划年内分两轮到三轮融资8个亿,用于在全国100个城市投放自行车。

月底前,七彩单车将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开始投放。目前单车正在量产中,对于供应链罗海元并不愿多加提及,称这是商业上需要保密的事情。

罗海元称,新推出的样车成本在1000多元左右,样车的成本之所以较贵,是因为相对摩拜和其他共享单车,七彩单车主要车架几个颜色的着色需要多次进入喷漆房,多出来的几十道程序使得七彩单车的造价更高一些。

记者在现场看到的七彩单车,除了车身颜色之外,整体车型与摩拜Lite相似性很高。而记者进一步追问七彩单车是否与摩拜共用同一个供应链时,罗海元回应道,“这供应链只给我们一家做,是别的共享单车所没有的。”

  七彩单车,外形酷似摩拜Lite

“市场这么大,尽管现在大的只有摩拜和ofo几家,但是他们的钱还是不能拿下国内所有的供应链端的,还有很多事情是用钱解决不了的。”罗海元说。

谈及商业模式,罗海元称,“我们有独特的商业模式、产品设计模式、独特的引领模式,但这些我都不能告诉你。”

罗海元表示,在开拓完一线城市后将陆续进入深圳附近的华南十个城市,再扩展至其他城市。

当问及即将会在北京投放多少辆车时,罗海元称,基于竞争的考虑,数量目前需要保密。

七彩单车的收费标准尚未确定,罗海元称应该会与其他玩家持平。而在押金上会收取99元的费用,罗海元说,“从周一到周日,99元押金,每天骑一种颜色,心情会不会很好?”

Unibike:一个月内达到ofo在京的投放量

2017年4月21日,由你单车Unibike宣布获得1亿人民币A轮融资,投资方未对外披露。

这支2016年初成立的团队,9位核心成员均为在校大学生。

去年11月,Unibike拿到摩拜500万人民币的投资,在此之前,团队在学校路演时也拿到过个人投资,并于10月底在中国人民大学正式投了第一批智能锁款车型的单车约500辆,造价成本为1800元。随后,Unibike开始以摩拜单车校园子品牌的身份在北京、上海等高校开展运营,共投放了5000辆左右。

“我们在校园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在北京几所高校中,把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完全占掉了,在上海松江大学城那里,我们的车比摩拜、ofo都多。”Unibike联合创始人朱宇铮说,目前校园市场已经进入可以盈利的状态。

A轮融资完成后,Unibike开始向北京市场投放车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Unibike投放城市的单车改为了机械锁款。

朱宇铮告诉记者:“Unibike城市版和ofo3.0版是一样的车型,供应商给我们的价格比给ofo的更低,是我们同事去谈的结果。”

Unibike与ofo3.0版

Unibike与ofo3.0版  

当问及是否出于成本考虑换成机械锁时,朱宇铮否认了这一说法。“在校园使用智能锁是为了约束学生在校园范围内还车,减少人力维护的成本,但城市不存在这个问题。同时,从开锁的成功率来看,机械锁比较受到好评。”

另外,Unibike还取消了押金门槛,用户只需注册就可以使用。

按照朱宇铮的说法,Unibike的目标是在本月内实现在北京的覆盖率与ofo的覆盖率一样,大概20万辆左右。

停滞的创新

以无桩为创新点的共享单车行业创新的脚步似乎停滞了。

ofo推出了智能锁版车型,摩拜推出了轻便版车型,头部企业的模式逐渐趋同。在开锁成功率上,没有哪家单车企业智能锁的研发有质的突破。一些单车企业的差别已经局限到换一个外壳的地步。

共享单车壁垒不够高,用户对单车品牌的依赖度低,先发者难以实现实质性的垄断,即便一家企业在一个城市投了20万辆车,也很难做到完全把竞争对手挤出去,后进入者依然有生存空间。

但一线城市的单车投放量已趋于饱和,且品牌众多,像七彩单车、Unibike这样的小玩家,扎进最激烈的北京、上海市场,不见得是好的市场推广节奏。

同时,与ofo车型完全相同的Unibike,必然会遇到ofo在投放过程中遇到的极端情况和运维难度。

反观一直避开一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品牌Hellobike,本周将陆续在福建、安徽、江西的县城进行投放。

Hellobike政府管理事务总监刘芳告诉记者,4月底Hellobike开始启动向三四线城市渗透,“沿海、南部城市都已进入,接下来会往中部、西部拓展。”根据Hellobike市场部的数据,目前Hellobike在全国的投放量为70万。

除了这些举动,上个月,Hellobike开始在杭州设置停车专区,接下来会在各城市推广。

 
与此同时,各地都在出台规范共享单车发展的政策,《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明确共享单车不能无序发展,区级政府应设定辖区最大投放数量,企业投放车辆应安装卫星定位装置。

无桩单车在经历了野蛮生长之后必须进入有序的发展轨道。由于城市地域限制和去平台化的趋势,共享单车也确实是一个很难烧出壁垒的赛场,但是眼看着这个行业也快要变成了换壳游戏,发布会也充斥着无诚意的噱头,选择这个时间点入场的后来者们,真的都想清楚了吗?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新闻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