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科技>正文内容
  • 智莱科技业绩暴增经营现金流严重掉队 被疑虚增营收
  • 2019年04月29日 来源:中国经济网

导读:智莱科技于2019年4月22日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发行股票数量为2500万股,发行价格为30.24元/股,保荐机构为国信证券。智莱科技上市募集资金总额7.56亿元,募集资金净额为6.99亿元,用于新增年产8万台(2万套)智能快件箱产能扩建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市场营销与用户服务网络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智莱科技今日巨量换手,打开涨停,此前该股连续五个交易日一字涨停。截至午间收盘,智莱科技报66.26元,涨幅3.90%,成交额6.56亿元,换手率39.88%。

智莱科技于2019年4月22日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发行股票数量为2500万股,发行价格为30.24元/股,保荐机构为国信证券。智莱科技上市募集资金总额7.56亿元,募集资金净额为6.99亿元,用于新增年产8万台(2万套)智能快件箱产能扩建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市场营销与用户服务网络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智莱科技上市发行费用共计5717万元,其中,国信证券获得承销及保荐费用4016.98万元,上会会计师事务所获得审计及验资费用655.66万元,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获得律师费用648.98万元。

2014年至2018年,智莱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03亿元、2.37亿元、4.11亿元、5.47亿元、8.89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267.89万元、4672.60万元、8874.42万元、1.15亿元、2.11亿元,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58.14万元、2099.81万元、711.77万元、1.31亿元、1.30亿元。

2014年、2015年、2016年、2018年,智莱科技经营性现金流与净利润不匹配。

今年一季度,智莱科技实现营业收入3.04亿元,同比增加27.3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662.77万元,同比增加39.09%,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330.71万元,同比减少63.88%。

红刊财经报道称,智莱科技在报告期内有虚增营收的嫌疑。

招股书披露,2015年,智莱科技的营业收入为2.37亿万元,考虑17%的增值税销项税额影响(其中内销占比79.42%,而外销收入免收增值税),当年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2.69亿元,相较同期2.15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项要多出5382.55万元,从财务勾稽关系看,意味着当年将有5000多万元经营性债权新增。

可事实上,当年资产负债表中的预收款项283.61万元仅比上年末新增了180.62万元,而应收账款余额也仅新增5286.79万元。应收和预收相互对冲后,2015年经营性债权新增了5106.18万元,与前述营收与现金流入产生的5382.55万元理论债权相比,存在276.38万元的差额,进而意味着当年存在近200多万元的含税营收不知从何而来的现实。

据环球网报道,智莱科技财务数据的合理性值得拷问。

智莱科技2016年末存货-发出商品科目余额多达10121.3万元,相比2015年末的1299.02万元大幅增加了近9千万元,这大致相当于2016年结转主营业务成本的一半。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这就对应着同年智莱科技产品产量超过销量的部分大致相当于同年确认销售量的一半。

但事实上,根据招股书第138页披露,智莱科技的智能快件箱和自动寄存柜两类主营产品,在2016年的总产量相比总销量差异并不大,产销率分别高达99.9%和95.75%,根本不足以形成近9千万元的新增发出商品存货,这令人怀疑智莱科技是否存在虚构存货资产的财务造假行为。

股市动态分析援引专业人士观点称,不排除企业为了提高IPO成功率,将2017年部分订单揽入2016报表中,利用会计确认准则的变化粉饰业绩,给发审会及投资者以业绩暴增经营良好的形象。

据报道,智莱科技业绩出现大涨的同时,应收账款和现金流并未同步提升,而库存中发出产品一项却出现大幅上涨。智莱科技解释到,现金流量净额主要受到发出商品占用经营性活动现金流影响。而发出商品这一项,也是被市场人士诟病的一点,之所以有“发出商品”这一说法,跟公司的确认收入方法有关系。

中国经营报也对智莱科技财务数据提出质疑。报道称,智莱科技与2014年前五大销售客户之一——深圳智汇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汇合”)交易往来或存异常。

招股书显示,智莱科技曾向智汇合拆出资金278.56万元,起始日为2013年11月1日,到期日为2015年6月30。智莱科技并未向智汇合收取任何利息。因智莱科技资金周转需要,智莱科技分别又在2014年1月1日、2016年1月20日向智汇合拆入资金500万元、1万元。而智汇合也并未向智莱科技收取任何利息。在应收账款方面,2014年12月31日、2015年12月31日,智莱科技分别对智汇合进行了坏账准备,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32.86万元、14.56万元。如果智汇合是智莱科技的“兄弟”企业,为何还要对智莱科技“赖账”呢?

智莱科技在经营中存在严重依赖大客户的现象。据长江商报报道,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在2016年至2018年占营收比重分别为92.17%、91.26%和89.25%。

特别是公司第一大客户深圳市丰巢科技,2016至2018年公司直接向丰巢科技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48.95%、57.22%、32.37%。然而,丰巢科技从成立至今仍未实现盈利,2016年亏损2.5亿元,2017年亏损前9个月亏损2.76亿元,2018年前5个月亏损2.49亿元。

2017年12月6日,证监会网站公布了《第十七届发审委2017年第63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公告显示智莱科技首发申请通过,其中对于过于依赖丰巢科技的问题证监会尤其关注。

为此,证监会要求智莱科技需要就相关问题进行说明,说明与丰巢科技的合作模式、定价机制、付款及款项结算方式、交易合同的主要条款及签订合同的期限等情况;同时,结合下游智能快件箱运营商盈利模式、丰巢科技智能快件箱布局规划、丰巢科技主要客户群体及经营情况等,说明对公司业务拓展的影响;另外,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对丰巢科技的过度依赖风险,如果丰巢科技发展方向、经营策略、业务模式、采购政策等发生重大变化,是否会给公司的经营活动和财务成果带来重大不利影响,是否存在较高的被替代风险。



责任编辑:郑伊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