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中国企业报道
当前位置:中国企业报道> 要闻>> 企业要闻>> 能源>正文内容
  • “凶猛独角兽”宁德时代:市值千亿的动力电池王者
  • 2018年04月16日 来源:时代周刊

导读:成立六年多时间,它就超越松下成为全球销量第一的动力电池企业,2017年营收近200亿元,净利润近43亿元,堪称凶猛。

成立六年多时间,它就超越松下成为全球销量第一的动力电池企业,2017年营收近200亿元,净利润近43亿元,堪称凶猛。

“超级独角兽”宁德时代4月4日上午已成功过会,距离IPO咫尺之遥。

如果最终IPO成功,宁德时代或将以1312亿元的估值超越温氏股份成为“创业板第一股”,而持股29.23%的创始人曾毓群也可能成为福建的新首富。

为电池而生

曾毓群早已是锂电界的传奇人物。

创立宁德时代之前,曾毓群曾任东莞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总裁兼CEO,这是一家在全球消费和数码领域中的电池领军企业,在锂电池界赫赫有名。在ATL,曾毓群带领团队解决了电池鼓包的问题,并让电池容量增加一倍,报价缩减至对手的一半,此举让ATL成为苹果所有硬件设备的独家电池供应商。

在一次调研的机会中,曾毓群发现了动力电池领域的机会。2008年,由于不满足于做职业经理人,曾将自己所负责的动力电池事业部从ATL中独立出来,成立宁德时代。

起初,宁德时代发展并顺利,也没法挑选客户。当时,只要有整车企业愿意合作,宁德时代就给他们提供样品、设计。2011年底, 华晨宝马为筹备首款高端纯电动车“之诺1E”,在全国范围内筛选合作伙伴,宁德时代为宝马提供了800多页的德文动力电池生产标准,凭此获得了宝马的青睐,成为宝马动力电池的唯一供应商。

宁德时代的逆袭也由此开始了。

2012年,宁德时代拿下全球最大客车企业宇通,成为其独家电池供应商;2015年,在客车领域的电池供货量占整个行业20%以上;成立6年后,宁德时代在全球动力电池企业销量排行榜中名列第一。6天前,据《财经》报道,宁德时代又拿下全球最大商用车制造商戴姆勒公司的合作订单,成为其电池供应商。

站在风口之上的宁德时代还享受到了政策红利。过去几年,政策补贴推动下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异常火爆,中国连续三年位居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销市场。2017 年新能源汽车销量 77.7 万辆,同比增长 53.25%。

在中国成为新能源汽车的第一大国的过程中,宁德时代抓住了机会,逐渐成长为一家动力电池巨无霸企业。就这样,曾毓群这个动力电池行业的后来人也完成了自己的造富故事。

后来居上

从整个新能源产业链来看,宁德时代所属的新能源应用可分为上、中、下游三个主要环节。上游是各类电池材料厂商,中游是提供锂离子电芯、模组和电池管理系统方案的电池厂商;下游为整车厂商等终端用户。

宁德时代处在中游。事实上,在宁德时代创立前,该行业中的国轩高科、成飞集成、亿纬锂能、坚瑞沃已先后成立并上市。

尽管是新人,但近三年来,宁德时代的销量遥遥领先,营收从2015年的 57.03 亿冲刺到2017年的199.97 亿元;净利润也从9.51 亿元暴增至42.88 亿元。很明显,其业绩和国内动力电池公司早已不是一个体量,其他几家公司,2016年净利润最高的也才刚过10亿。

而此刻的宁德时代仍在高速增长。其2017年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达到 87.26%和 112.39%。不仅如此,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达到37.05%,远超29.35%的行业平均值。

宁德时代是怎样做到后来居上的?

记者在其招股书中看到,重金研发、与高端客户为伍是宁德时代构建护城河的两大法宝,核心灵魂则是提高品质与降低成本。

持续研发降成本是宁德时代突围的第一个关键。增加研发投入对宁德时代而言,既是主动的选择,也是被动的策略。近年来,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额度收紧,降价压力也直接传导至动力电池企业;而另一方面,增加研发才能保证产品的更新换代。

为了降低成本,宁德时代最近三年研发投入接近30亿,其研发力度远超国轩高科、坚瑞沃能等同行,研发投入从2015年的2.81亿增至2017年的16.03亿。此外,宁德时代还大量引进研发人员,其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比例达到23.28%。

正是由于高研发支撑,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成本由 2015 年的 1.33元/Wh 降至 2017 年的 0.91 元/Wh,累计降幅达到 31.78%。成本降低后的宁德时代也有了降价的底气,动力电池系统这几年的售价也在逐步降低,销售均价已经从2015年的2.28 元/Wh下降至了2017年的1.41 元/Wh。

今年3月,曾毓群曾向媒体透露,宁德时代正在开发高能量密度动力电池,目前电池续航里程最长的已经达到600公里,未来还将提高。在快充技术上,已经实现充电30分钟续航500公里。这一表现优于国内主流产品,目前国内主流产品续航里程可达到 200 公里以上。

与高端客户为伍是宁德时代突围的第二个关键。创业家i黑马注意到,宁德时代最多的员工并不是销售人员,而是生产和研发人员,14711名员工中销售人员占比仅为2.60%。可见,宁德时代的业绩并不是依赖人海战术。

这与动力电池行业的盈利模式相关。动力电池行业的经营模式比较特殊,在将产品卖给客户之前,动力电池企业需要率先了解整车企业的需求,在与其进行技术交流和方案对接后,产品还要充分测试验证。产品合格匹配之后,才能建立定点供应关系,并相应确定供货商品的品种、型号、价格等事项。

宁德时代的电池性能为其招揽到了大量的客户,其客户大都为能源汽车行业龙头企业,比如郑州宇通、北京普莱德、厦门金龙等。2015 年、2016 年及 2017 年,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占当期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2.62%、79.49%和 51.90%。

也是正是因为高研发,宁德时代匹配的车型数量越多越多。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底工信部公布的 12 批新能源车型目录的 3200 余款车型中,由宁德时代配套动力电池就有 500 余款车型,占比约 16%。这意味着,宁德时代已经成长为目前配套车型最多的动力电池厂商。

宁德的挑战

据GGII 统计,2017年全球动力电池企业销量排行榜中,宁德时代销量排名全球第一,比亚迪位列第三。这让宁德时代的竞争对手们人心惶惶。

比如,“电池大王”比亚迪计划将原本合二为一的动力电池与光伏业务进行拆分,并推动动力电池业务上市。据称,比亚迪这么做的目的正是为了和宁德时代一较高下,补回缺失的战略时机。

“电池大王”之争还将继续。而宁德时代也并非高枕无忧。

数据显示,到2020 年,新能源汽车年产销达到 200 万辆,新能源汽车的火热也直接导致动力电池行业白热化,行业集中度非常高。

为了应对竞争,动力电池企业纷纷延长下游企业的账期,这种应对策略也直接导致很多动力电池企业 “账单”过多。

宁德时代对动力电池系统客户和储能系统客户给予 30-90 天的账期,其应收账款已经从2015 年的 23.98亿增加至2017年的69.38亿。

记者统计了几家动力电池企业应收账款数据,发现他们比宁德时代更焦头烂额。数据显示,国轩高科2015年和2016年的应收账款占营收比均超过50%;坚瑞沃能更是从2015年的58%增长至201 6年的1倍多;比亚迪2015年的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仅为27%,2016年则增加至40%。

竞争只会变得更加激烈。近期国家逐渐取消新能源汽车补贴的政策也暗示,新能源汽车整个产业链将会进入市场化竞争的阶段。一旦日韩德等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将直接对这些原先被政策保护的国内企业构成挑战。

放眼全球,国外芯片企业的研发优势对于宁德时代而言,也是不小的压力。据媒体报道,Tesla宣布与松下联合开发的动力电池折合人民币约1.15元/Wh,远超宁德时代的2017年的1.41 元/W,可见,降低成本是宁德时代很长一段时间内需要面对的问题。

与动力电池同步增长的还有锂电池材料业务,2015年-2017年,该项业务贡献收入从5.9亿增加至24.71亿,三年时间增长18亿。宁德时代不仅加快了国内布局,同时也瞄准了境外市场,这也是近三年来宁德时代发展较为平稳的板块,2017年,宁德时代境外业务已贡献3.03亿。

在日渐白热化竞争的动力电池领域,没有什么比扩充产能更为重要,只有规模化,才能降低成本。

招股书显示,宁德时代这次IPO计划募资131亿元,这笔巨资将被用于投入于宁德时代湖西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另一个是宁德时代动力及储能电池研发项目。

然而,宁德时代的储能系统业务近三年来持续萎缩,营收从2015年的8904.33万下降至2017年的1645.09万。考虑到目前我国储能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不成熟的市场机制也会让宁德时代面临不小挑战。



责任编辑:晓光